Serve Help Dedicate
Humanistic Buddhism
Current: Home > Humanistic Buddhism > Happiness > My Father Finally Smiles

Real Stories

  • [Video Story] The Precious Gift Healed My Severe Scald

    It was an ordinary day, everything is as usual, except my face was burnt by a...

  • [Video Story] Choose Peaceful Occupations

    After Fang's family learned from the Buddha, they realized nothing is more au...

  • DAMI Leads to Better Happiness, Wealth and Health

    The moment I opened the website of DAMI, I was shocked. The contents attracte...

  • Quit Smoking & Drinking After Being A Buddhist

    I’m a man who has smoked and drunk for 26 years. I once made up my mind to qu...

  • I quit smoking immediately on the first day I met the Venerable Master

    Most people are aware of the harm of smoking, we've known that for a long tim...

  • An Alcoholic Come Clean After Buddhist Practice

    I started drinking at a young age. I loved it so much that I never thought ab...

  • My Father Finally Smiles

    Published:2016/08/04 Happiness Read:354

    笑对一个人来说是非常容易的事情,婴儿都会笑,更何况是一个老人,那应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。可是我父亲脸上出现的笑容是久违的,对我来说是那么地来之不易,是那么令我珍惜。

    父亲的忧郁症好了,父亲爱笑了,是佛菩萨救了我的父亲!父亲不幸得上忧郁症,还要从2009 年正月,我们家盖新房子说起。当时周围的邻居都盖了房子,地基垫得都非常高,如果我们不重新盖房,下雨的时候雨水汇聚到地势低的地方,我家的房子就会被水泡了,出于无奈,只好拆旧房,建新房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父亲脸上的笑容渐渐找不着了。

    那一年父亲70 岁,我们姊妹三个都常年在外上班,平时只有父母和年幼的侄女在家里,这已经是父亲经手第三次给家里盖房子了。盖房是一个琐碎的事情,要操心的事情非常多,家里又没有别人可以操心帮忙,缺乏劳动人员,父亲又是一个退休的老教师,做事情一丝不苟,非常勤劳,非常节俭,因此盖房对他的压力非常大。在盖房的过程中,我回家了几次,看到父亲的表现是烦躁、郁闷,有时候还说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话,也不愿意出门,就是呆在家里。

    为了让父亲摆脱这种状态,姐夫将父亲接到他家调养,还是没有好转。后来房子盖好了,父亲的状况没有多少改善,他没有了自信,总感到不如别人,总觉得别人会嘲笑我们,家门都不愿意迈出一步。小小的一件事情,他都会感到是非常大的一件事,像是没人能解决一样,忧愁得不得了……父亲的忧郁导致了身体素质的降低,他生病了,在我的记忆中没有发过烧的父亲,发高烧住院了。我们姊妹几个关心父亲的身体状况,工作不能安心,正常的生活秩序受到影响。

    有一次学习的时候,我听上师说,忧郁症是老年痴呆症的重要因素,我感到了压力,我不想让父亲受到这种折磨,这对家人也是一种折磨,但我自己又没有好的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。在一次学习时,听到上师让一位学友给他家的老人买个助听器,当时我就想到了自己的父亲,那时父亲的听力也下降很厉害的,我们说话他听不清楚,这可能也是他不愿出门、不愿和我们交流的原因。父亲平时也不愿接电话,一次他接了我的电话,第一句话就是,“我听不清,我去叫你母亲。”瞬间我的泪水夺眶而出,我和丈夫为父亲买了一个助听器送回家,尽管父亲感到戴助听器有些麻烦,很少戴,但是我能感觉到,他的心里是非常高兴的。

    我们学佛,学唱梵呗,我感到非常快乐。一次给家里打电话,父亲接了我的电话,我听到了他的笑声,那是久违的笑声,是一位老人发自内心的笑声,真正愉快的笑声,我感动得热泪盈眶。现在打电话给父亲,他还会和我说一会儿话,而且每次都非常高兴,那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。亲朋好友也给父亲说,他没有那种抑郁的病了,健康了。父亲笑了,我的家人也笑了。我感恩佛菩萨救了我的父亲,也救了我的家人。

    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