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rve Help Dedicate
Real Stories
Current: Home > Real Stories > An Alcoholic Come Clean After Buddhist Practice

An Alcoholic Come Clean After Buddhist Practice

Published:2016/10/16 Real Stories Read:331

I started drinking at a young age. I loved it so much that I never thought about getting rid of it even though I did feel the harm on my body due to alcohol.
But after I started learning Buddhism at DAMI, things changed, the addiction was gone, it was so peaceful that I didn’t even notice.

【导读】众所周知,酒伤身、酒乱性,饮酒更是佛教五戒之一,我们经常见到想要戒酒的人。长期喝酒的人,不但身体上对酒精依赖,心里上对酒精也有依赖。酒忘忧酒忘愁,喝酒可以交朋友,爱喝酒的人,总有各式各样的理由。戒酒难,难在对酒的依赖,难在甘愿做酒俘虏,从心底就不想戒。本文的主人公,自幼爱喝酒,视酒为神圣之物,从未曾想过要戒酒,却因为学佛的殊胜因缘,轻轻松松去掉了20多年饮酒的习惯,改变了抑郁的性格,开启了幸福快乐健康长寿的新的人生旅程。

我以前不抽烟,但是喝酒,从小就喝,而且很喜欢喝。

酒在中国已经被鼓吹成了一种“文化”。“无酒不成席”,喝酒是最平常不过的事了,而且人们以酒量大、喝酒多为荣。在我的家乡也是如此,小时候家里来客人了,或者去参加喜宴,要给长辈敬酒,我也会喝一些酒,父亲不反对,反而鼓励。我小时成绩很好,父亲没夸过,但是能喝些白酒了,他就很高兴地向别人夸耀。影视小说里也经常宣扬豪爽喝酒的人,这让我感觉能喝酒是一种荣耀,多喝酒能让父亲高兴,能让人尊重,所以极力表现自己能喝。那时还不知道喝酒的危害,不时就喝点,渐渐地酒量就大了,白酒喝半斤八两都没什么问题。

很多人喝酒很痛苦,被迫喝酒,亲友聚会为了活跃气氛要喝,做生意应酬要喝,喝得很痛苦。而对我来说,从没感到酒难喝,反而觉得喝酒是一件很享受的事。从米酒、红酒、黄酒、啤酒到白酒我都喝,首先喜欢酒的味道,喝着感觉舒服;其次喜欢喝酒的感觉,酒精对神经的刺激作用,让人出现兴奋和快感。所以在我家里,冰箱里常常是空空的,却备放了不少酒。

我很喜欢运动,打篮球、跑步、游泳、健身等,但一般运动后洗完澡就喜欢喝点酒。我最喜欢喝56度的二锅头,经常随身携带一小瓶随时喝。我大姨夫不喝酒,他家里存放了很多十几年的酒,也基本上给我喝了。我也曾经与朋友一起用大碗像喝水一样喝烈性白酒。在中国东北工作时,散装白酒用矿泉水瓶装着,上班时带着,吃饭时陪员工中爱喝酒的老人喝,下班跟同事或上司喝。喝酒的人大多也喜欢跟我一起喝酒,想喝的我陪他喝,他说怎么喝,我就怎么喝。

喝酒就难免喝多,喝多了的感觉确实很难受,特别是躺在床上或者醉倒在地上天旋地转的感受、第二天醒来头疼欲裂、口干舌燥、有气无力的感受是十分难受,这个时候就想再也不喝酒了,太难受了。“看起来像水,喝到嘴里辣嘴,喝到肚里闹鬼,走起路来绊腿,半夜起来找水,早上醒来后悔!”这是酒喝多了的真实写照。

我也知道喝酒对身体不好,就控制不要喝多。但是只要喝了酒,喝的时候舒服,喝完兴奋,但是过后就会感到身心疲惫,没有精神,要好久才能恢复过来。

酒的主要成份是酒精,就是乙醇,乙醇进入人体,让人兴奋,但更多的是破坏作用。酒精损害人的中枢神经系统,它使神经系统从兴奋到高度的抑制,严重地破坏其正常功能。饮酒更会损害肝脏,降低肝细胞内各酶的生物活性,影响糖、脂肪和蛋白质的正常代谢,造成肝细胞破坏、甚至肝纤维化、肝硬化。据科学家研究,大量饮白酒在20年以上,40%-50%的人会发生肝硬化,每日饮白酒200克延续10年可出现脂肪肝。

很多人也许像我以前一样。喝酒也没觉得身体有什么问题,还挺好的,其实是慢性酒精中毒,身体对酒精有了耐受性。慢性酒精中毒,对身体有多方面的损害,可导致多发性神经炎、心肌病变、脑病变、造血功能障碍、胰腺炎、胃炎和溃疡病等,还可使高血压病的发病率升高。还有人注意到,长期大量饮酒,能危害生殖细胞,导致后代的智力低下,常饮酒的人喉癌及消化道癌发病率明显增加。

我的肝本来就不好,十三岁时就因为甲型肝炎住院一个多月,还影响了上学。而我长期喝酒,肝更不好,我的性格也越来越抑郁,常常没有精神,面色晦暗。酒精一点点地吞噬我的身体,消耗我的精神,一步步走上不归路。

长大了,父亲知道我肝脏不好,看我这样,很是担心,常常告诫我不要喝酒了。但是因为我很喜欢酒,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戒酒, 就这样喝了20多年的酒,直到2012年年底,让我想都没想到,我自然而然就不喝酒了,滴酒不沾,什么酒都不喝了,把酒戒了。

<a href=”http://en.damiok.org/wp-content/uploads/2016/01/edgarmoskopp111.jpg”><img class=” wp-image-5841 aligncenter” src=”http://en.damiok.org/wp-content/uploads/2016/01/edgarmoskopp111-300×150.jpg” alt=”edgarmoskopp111″ width=”420″ height=”210″ /></a>

我是经朋友介绍,于2012年10月22日,来到大密清净极乐弥陀殊胜洲开始学佛了。杀盗淫妄酒,酒是五根本戒之一,真正学佛人就不喝酒。那时我初学,还是喝酒,也没想要戒酒。刚参加学习时,主要是在大密的网络佛堂上学唱梵呗,用身、心、声音去赞美佛菩萨,去感恩佛菩萨。很多参加学习的居士因为诚心学佛因为唱梵呗受益了,身体好了,家庭关系好了,做事也顺利了。我自己也有了很多很好的变化。

2013年元旦那天,我到一个朋友家去吃晚饭,我们几个人喝了一瓶红酒,我也喝了一小杯。要是在以前,喝这么一点红酒根本不算什么,这样的红酒我一次喝一两瓶都没什么感觉,而且很享受。但是那天喝下一杯红酒后,身体马上就很不舒服,没有丝毫的享受感,而是有些恶心,不是酒喝多了那种感觉,那种感觉说不出来,象吞了苍蝇一样,说难听点像吃了大便一样,非常不舒服。从此对喝酒就不喜欢了,就不想喝酒了。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喝酒,至今快3年了,我没有喝过一次酒,什么酒都没有喝过,我就这样想都没想过就把酒戒掉了!

2013年回家过年,春节期间抽烟的人很多,我免不了吸入了不少二手烟。我平时不抽烟,但跟吸烟者在一起时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,但是那次回家过年,跟抽烟的人一起,我明显感受到身体不舒服,后来我的嘴角出现了大量的白脓疱排毒现象。在大密学佛团体,平常学习实践佛法,身心十分的清静,生活也十分有规律,唱梵呗,在怀著感恩之心赞美佛菩萨时,感到自己都越来越干净了,所以身体对烟、酒这些不好的东西自然就有了排斥。

喝酒对身体的杀伤是显而易见的,喝酒更是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和家庭问题。很多人因为酗酒,家庭不和睦、生病住院、打架斗殴、车祸、犯罪等等,甚至因此丢了性命的人大有人在。对喝酒深恶痛绝,深受其害,可是又沉醉其中,难以自拔。想方设法戒酒、反反复复戒酒不成、痛苦不堪的人也大有人在。 而在我们大密这个清净庄严的学佛团体,没有人抽烟喝酒,有抽烟喝酒历史的人来到这里,没人去强迫他戒烟戒酒,他们就自然地不想抽烟不想喝酒了,象我这样自然戒掉烟酒的大有人在。

佛法是活法,佛法是使人向善,是让人过健康有益的科学生活。“抽烟喝酒,离道远走”,学佛让我们摒除一切不好的,不科学的生活习惯,让我们每个人都健康、快乐、幸福、长寿。

 

作者:夏居士

Related Posts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